欢 迎 访 问 我 的 小 站

正规赌博提现游戏
正规赌博网站

 
信 息
 
 
 
作品列表 | 电子图书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9-11-02 以来
本文点击数
7,423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24,953,966
昨日点击数 3,822
今日点击数 2,163

二〇〇二年日记

- 卢昌海 -


:: 整理说明 ::

念书期间, 曾写过一些日记, 并于多年前就部分整理在了主页上。 那些日记是用活页纸写的——因为我不爱涂改, 用活页纸的好处是随时可以换页重写。 那些日记每写完一年, 我就拿到学校的文印社, 让他们替我装订成册。 因为有这个他人经手的环节, 那些日记从一开始就被确定为只记录学业方面的思想和见闻, 而不包含隐私。 1997 年之后, 我终止了日记, 直到 2002 年夏天才又恢复, 并于 2007 年之后再度终止。

今年是我个人主页创建满 20 年的年份。 在整个中文网上, 持续时间如此之长的个人网站 (指真正发表个人文字而非个人创建却以他人文字为主的网站) 恐怕也不多了吧。 值此对我个人而言的纪念年份, 未来一段时间, 我将把 2002-2007 年的日记整理到主页上。 那些日记是按旧版主页的格式所撰, 本身就是电子版, 虽需改换格式才能跟目前的主页匹配, 与手写稿相比, 整理起来毕竟方便了许多。 那些日记正值我转行后不久, 又恰好涵盖了写科普之初那几年, 混合了技术类话题跟科学话题, 且包含了若干早期科普的成文过程。 如今重读, 自己也觉得有些新鲜。 2007 年之后直到现在, 我没有再写日记。 因此整理完这些, 就往昔日记这一块而言, 可谓庶几完工了。

2019 年 11 月 1 日

2002.6.18 星期二

隔了这么久又重新开始记录自己的见闻和思想。 和以前一样, 这里仍然不会有太多关于个人隐私的叙述。

今天和老板去 Barnes & Noble 买了几本 .NET 的书, 还借来了一本 《Programming C#》。 什么时候要用到 C# 说不准, 虽说老板这几天念叨着 C#, 不过自我进公司以来已经无数次听他说要用 Java, 却一次也没用过, 可见做不得准。

晚上在没有 Visual Studio .NET 的两台机器上安装了 .NET Framework SDK。

2002.6.19 星期三

从网上下载了 Crimson Editor 的 C# Syntax 文件。

2002.6.21 星期五

和往常一样, 周五总是相对冷清些, 老板和一位同事没来, 四个人只剩下了两个。 闲来无事, 写了一段 Homepage 的历史简介

2002.6.22 星期六

晚上试用了 Visual Studio .NET, 运行一个简单程序却发现 “Unable to start debugging: Access is denied”。 出现这种错误本身倒不奇怪, 奇怪的是用了 “Start without Debugging” 这样的选项, 居然还出同样的错误, 真不知 Microsoft 的术语是怎么定义的。 好在把用户权限设置为 “Debugger User” 后, 一切就正常了。

2002.6.23 星期日

今天和珊珊及两位朋友参观了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这个博物馆几年前建了一座新楼, 似乎是一个天文博物馆, 曾名动一时, 观者如云, 以至于我一直以为这就是一个天文博物馆。 去了之后才知道天文只占其中很小一部份, 差不多就是为地球做一个注解, 演绎一个从大爆炸到人类文明的完整线索。 这个博物馆比想象的大得多, 时间所限, 不少部份只能匆匆而过, 甚是可惜。

天文部份有一段介绍黑洞的小影片有欠严谨, 把广义相对论中的 singularity、 infinite density 等纯经典概念当作定论来叙述。

已经许多年没有参观自然博物馆了, 许多展厅、 展品和图文解说都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看科普读物时的感觉, Good old days!

2002.6.25 星期二

今天开始对主页进行改版。 此次改版将使文件的格式与内容分离, 并且将中文编码由 gb2312 改为 UTF-8——后者一来是为了避免过份依赖于目前所使用的 Richwin 2000, 二来是觉得未来的操作系统对 Unicode 的支持会优于 gb2312。

2002.6.30 星期日

到今天为止基本确定了新主页的结构框架, 以后的一段时间里, 将把主页的内容逐步改写成新的格式, 直至新版本完全取代旧的为止。 与前两个版本相比, 新版本在各方面都作了极大的简化。 随着年龄的增长, 与 fancy 的东西似乎越来越有距离。 反朴归真, 年龄所向也。

2002.7.3 星期三

今天在 Linux 下测试了一下新版的主页, 结果别的倒还罢了, 字体却是难看无比。

2002.7.7 星期日

昨天和今天与珊珊及两位朋友在纽约上州的 Ausable Chasm (据说有东部大峡谷之称, 我们乘橡皮艇漂流了二十来分钟)、 High Falls Gorge、 Lake Placid (1932 年和 1982 年冬奥会举办地)、 White Face Mountain 等地游玩。 感觉不错, 可惜衣服未带够, 到了 White Face Mountain, 山风凛冽, 人也快冻成 White Face 了。

2002.7.21 星期日

完成了新版主页的编写, 增添了一九九七年日记的片段

2002.7.24 星期三

打算写几篇文章, 分析一下 Wormhole、 Warp Driver、 Transporter 等科幻小说和电影中常见的概念在现代物理学框架中实现的可能性。 今天写完了一篇 序言

2002.7.26 星期五

昨天和今天看了一些关于 Unicode (尤其是 UTF-8) 的文章, 对其来龙去脉有了更多了解, 并在主页上增添了一篇介绍 UTF-8 的文章。

这两天在构思一个 Address Book 软件, 除通常的功能外, 还可以把资料 export 为 HTML 和 XML 格式。

2002.7.31 星期三

昨天一晚上都在摆弄 Router, 试图把近乎淘汰的 K6-2 366 笔记本电脑设置为一个 Web Server。 这本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惜 Router 的 port forwarding 始终出问题: 我同时打开 port 21 (ftp)、 23 (telnet) 和 80 (http), 却只有 ftp 起作用, 其余两个均无法从外界 (WAN) 进入, 令人费解。

2002.8.2 星期五

今天花了不少时间编写 Address Book 软件 (暂取名为 EasyAddress)。 界面设计及相应的程序已经基本完成, 开始编写功能部分。

2002.8.5 星期一

白天继续编写 EasyAddress, 晚上试验了一些 MathML 文件。 目前 Mozilla 1.0 对 MathML 已有一定程度的直接支持 (不过仍有一些很重要的数学形式——比如根号——无法正确显示), IE 6.0 则需借助于 XSL 或 Plug-in。 相信未来的 IE 应该会像 Mozilla 一样提供对 MathML 的直接支持 (即不借助于 XSL, 或者由 browser 提供 default XSL)。

2002.8.11 星期日

这个周末开始写有关 Wormhole 的文章, 进度缓慢, 只写了几段开篇。 在技术性和科普性之间的取舍颇费心思, 本拟折衷, 碍于浏览器在显示数学公式上的局限性, 却不得不往科普方向靠拢。

2002.8.12 星期一

整理了一下 wormhole 文章的思路, 却发现其中有一个问题。 我原本打算分两部分来讨论 wormhole 的可行性: 第一部分讨论在没有 wormhole 的空间中 “产生” wormhole 的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面临的问题是空间的拓扑结构必须随时间而变, 而这至少在经典的 Riemannian 几何中意味着存在时间机器 (准确地说是只要在一个局域的时空区域中存在拓扑结构改变, 在这一时空区域中必定存在闭合的类时曲线); 第二部分讨论维持 wormhole (假定已经存在) 所需要的物质分布, 这里会涉及所谓的奇异物质 (exotic matter)。 这两个方面一个是纯几何的, 不涉及场方程, 另一个则与物质有关。 它们所面临的问题各不相同, 比较适合分开讨论。

可是我忽略了有关 wormhole 的一个很重要的推论, 那就是 wormhole 的存在使得构造时间机器成为可能, 也就是说我原本打算分开讨论的两个方面, 在物理上面临的其实是同一类问题: 破坏因果律。 事实上这也很自洽, 因为假如产生 wormhole 是以破坏因果律 (存在闭合类时曲线) 为代价的, 那么作为这种过程的产物的 wormhole 本身破坏因果律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不过对于我原先拟定的思路来说, 既然两方面面临的问题相同, 那么分别讨论就显得冗余了。 比方说如果我们认为破坏因果律是应该被物理学所禁止的, 那么 wormhole 的存在就已经被排除了。 既然存在性都被排除了, 那就没有必要再讨论所谓维持 wormhole 所需要的物质分布了。

打算再仔细分析一下有关 wormhole 导致时间机器的论证, 我觉得其中很可能假定了存在作为空间 short-cut 的 wormhole, 也就是说假定了 wormhole 的存在使得对应于普通空间中的超光速的旅行成为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 不必运用复杂的分析, 用狭义相对论就已经可以推断至少在某些参照系中因果律会被破坏。 如果是这样, 那么有关 wormhole 导致时间机器的论证其实只是说明因果律不允许作为空间 short-cut 的 wormhole 的存在 (换句话说, wormhole 即使存在也无法作为星际旅行的有效手段)。

2002.8.14 星期三

完成了 EasyAddress 的主体部分, 包括 export 功能。 接下来只需写一些 documentation 和作一些测试。

2002.8.15 星期四

广义相对论允许带有闭合类时曲线的解常常让我感到困惑。 因为虽然那些解所需要的物质分布或运动 (比如 Gödel 宇宙中的全局性的旋转, wormhole 中的 exotic matter 等) 通常 (或在经典意义上) 被认为是不存在的, 但是像因果律这样基本的自然规律居然要用诸如 “不存在全局性旋转” 或 “不存在 exotic matter” 这样远不如因果律本身来得显而易见的假定做保障, 难道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晚上忽然又想: 物理学中的因果性果真是非常显而易见吗? 假如不涉及生命 (也就是说不涉及自由意识), 闭合类时曲线的存在究竟会导致什么问题? 我们知道假如用广义相对论中的 Kerr 解来描述电子 (把自旋作为角动量处理), 就会得到线度为 10-13cm 的裸奇异环, 围绕这种奇异环存在着闭合类时曲线。 问题是如果真的存在这种微观尺度上的闭合类时曲线, 在物理上会有什么后果? 很明显,人们通常谈论的因果佯谬, 比如沿闭合类时曲线回到过去并杀死自己的爷爷, 会由于尺度的缘故而不可能出现。 那么在这种尺度上广义相对论或者说物理学会和闭合类时曲线自洽共存吗?

当然无论在实验还是理论上, 用广义相对论直接描述基本粒子是行不通的, 再说即使在微观尺度上没有任何问题也不说明由闭合类时曲线带来的困惑就此解决了 (相反, 这会迫使人们思考自由意识在物理学上究竟扮演什么作用之类的棘手问题), 但我觉得这无论如何应该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而且似乎是一个被许多有关因果律的论述所忽视了的角落。

2002.8.18 星期日

完成了 EasyAddress 1.0。

2002.8.19 星期一

发现并改正了 EasyAddress 1.0 的几个 bug。 下午读了一些有关 XLink 和 MathML 的东西, 晚上续写了几段关于 wormhole 的文章。

2002.8.20 星期二

本打算做一个 EasyAddress 的中文界面, 可惜 TclPro 看来不支持非 ASCII 的 tcl 文件 (尽管 wish 本身是支持 Unicode 的)。

希望未来的 CSS 和浏览器能够支持一种新的 text-decoration: 在中文字下加点。 这是中文里很常用的 highlight 方式, 这种方式不被支持显然和互联网以英文为核心, 绝大多数互联网标准被西方人垄断有关 (英文字母在很多 font 下宽窄不一, 不适合在字母下加点)。

2002.8.21 星期三

晚上到著名的开放源代码软件网站 SourceForge 看了看。 那里注册的软件达数万之多, 大多数软件的作者看来都是孤军奋战, 在许多软件的主页上可以看到所有的 bug 都由同一个人——软件作者本人——报告, 又 assign 给自己解决, 新版本的 announcements 无人评论, 在 Forum 上寻求合作者的 posts 也乏人问津, 一切都在默默无闻间进行。 这些作者们的执着和努力令人赞赏。

2002.8.25 星期日

Apple 公司的 QuickTime 真是一个令人厌恶的软件! 以前在 Windows 98 下安装后, 每次浏览带 midi 的网页必会跳出一个窗口问我要不要升级。 卸载后居然每次使用浏览器都要 “提醒” 我 QuickTime 找不到。 无奈只好手动清除 registry、 dll 以及残留的 Java class 文件。 虽然制止了无休止的骚扰, 可是 IE 的 midi 功能从此丧失。 今天下午安装 RedShift 4 (一个天文软件), 要求先安装 QuickTime, 因版本与以前的不同, 心存侥幸, 结果却重蹈覆辙。 好在最后下载安装了 Crescendo ActiveX, 总算恢复了 IE 的 midi 功能。

2002.8.27 星期二

8 月 15 日 提到的微观尺度上的闭合类时曲线看来并不是一个被遗忘的课题。 不仅如此,这方面的分析对证明所谓的 “chronology protection conjecture” 起着关键作用。 基于量子场论的一些计算显示, 粒子沿闭合类时曲线的运动所产生量子效应极有可能会 “破坏” 产生这种闭合类时曲线的物质分布 (比如 wormhole)。

如果物理学定理——包括在量子效应下——真的严格禁止空间拓扑结构变化的话, 任何 wormhole 只要存在 (即假定空间 “一开始” 就是复连通的) 就不可能消失, 因为 wormhole 的消失和产生一样会导致空间拓扑结构的变化。 在这种情形下如果维持稳定的 wormhole 所需要的 exotic matter 在宏观尺度上不存在, 那么任何 wormhole 都只能是微观的 (我们知道 exotic matter 在微观上是存在的)。 假如 exotic matter 在微观上也无法维持 wormhole (存在 exotic matter 只是存在 wormhole 的必要条件, 而未必是充份条件), 那么 wormhole 的存在就只能是完全不可能的 (否则就会导致空间拓扑结构的变化)。

2002.8.29 星期四

2002.8.20 日提到的 TclPro 不支持非 ASCII tcl 文件 (具体地说是 UTF-8 文件) 的说法不尽确切。 当时发现的问题其实是由 Notepad 在 UTF-8 文件前所加的 BOM (Byte Order Mark) 引起的, 删除 BOM 后 TclPro 就可以直接 interpret UTF-8 文件。 不过由 procomp 产生的 tbc 文件仍然无法使用。

2002.9.9 星期一

自从上次去 SourceForge 看过后就有些心动, 想编一个像 Master or Orion 那样的游戏软件。 这几天先学了一些 Win32 Programming,并写了一篇 Tutorial (取名为 OpenGL Tutorial #1——因目的是为 OpenGL 做预备)。 许多新学的概念往往要到落笔时才发觉理解得还不够透彻, 因此这 Tutorial 虽未必能育人,却可以育己。

将 EasyAddress 1.0 发布到了 CNET 上。

2002.9.19 星期四

今天写完了 OpenGL Tutorial #2, 讲述 Windows GDI。 这也是最后一篇 “OpenGL Tutorial without OpenGL”。

2002.9.24 星期二

最近几天在续写关于 wormhole 的文章。 撇开有关空间拓扑结构改变的定理及宏观尺度上是否存在负能量物质等棘手问题不论, 仅从维持一个可供星际飞船通过的 wormhole 所需要的负能量物质的数量上看, 建造 wormhole 也几乎是一个注定无法实现的梦。

2002.9.25 星期三

如果 2002.8.12 日的猜测成立, 即 “wormhole 的存在使得对应于普通空间中的超光速的旅行成为可能” 是 “wormhole 导致时间机器” 的关键所在。 那么类似的分析可能也适用于 warp drive, 因为 warp drive 同样使得超光速旅行成为可能。 依此类推岂不是要否定所有试图突破光速极限的努力?

2002.9.26 星期四

晚上写完了关于 wormhole 的文章 (标题为 “Wormhole: 遥远的天梯”)。 总体上讲, 我对利用 wormhole 进行星际旅行的可能性是比较不乐观的。 虽然很多作者 (包括我自己) 都提到由于量子引力理论尚未建立起来, 因此对于 wormhole 的讨论应当留有乐观的空间。 不过对 wormhole 所产生的张力的估计表明为了让星际飞船能够安全地穿越, wormhole 的线度必须在光年的量级以上, 而在这样的尺度上量子引力理论应当不会对广义相对论产生实质的修正。 量子引力理论可能会改变我们对 wormhole 产生过程 (其中涉及空间拓扑结构的改变) 的理解, 但不太可能会改变建立一个 traversable wormhole 所需的负能量物质即使用宇宙学尺度来衡量也是惊人的这一基本结果。 因此在文章的最后我把用 wormhole 进行星际旅行描述为介于 “理论上不可能” 和 “实际上不可能” 之间。

2002.9.29 星期日

今天下午在老板家安装调试 Linux。 老板由于机器太多, 闲着也是闲着, 决定给伙计们每人一台做 web server。 我正好想把主页从 phys.columbia.edu 搬到自己的域名 changhai.org 上, 因而时常催促。 不久前老板终于抽空在一台机器上安装了 Mandrake 8.2, 作为我的 web server。 一试之下却发现不能 ftp 文件, 于是又重新轮回到老板那无穷长的 to-do list 上。 为避免事情不了了之, 我决定自己前去处理, 这才终成 “正果”。

2002.10.4 星期五

今天编写了一个分析处理 Apache access log 的小软件。

2002.10.10 星期四

明天将回国一趟, 两星期后返回。

2002.10.26 星期六

返回 New York。

2002.10.28 星期一

自旋虽然和经典角动量有相似之处, 但这种相似的有效性却相当有限。 比方说把自旋作为角动量处理, 在广义相对论中会得到线度为 10-13cm 的裸奇异环, 这显然与粒子物理学的实验基础不符。

我觉得一个有点意思的问题是: 是否有可能在自旋和经典角动量之间实现转换? 这么说的涵意是: 如果把一个宏观体系中的自旋同向化 (在低温下利用磁场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以至于总自旋积累为一个宏观上可测的数量, 在自旋无序化时是否有可能将这个数量 (或其中一部分) 转变为经典的角动量 (即旋转)?

2002.11.1 星期五

编写了一个小软件, 可以在 Linux 下查询 package 和 library 的版本及其它信息。

2002.11.4 星期一

从网上购来了几本书, 包括 《MySQL》、《PHP Advanced for the World Wide Web》、《SQL》、《C# for Experienced Programmers》等。 可惜近来工作较忙, 暂时未必有时间读了。

晚上原打算把一篇 “回国札记” 放到主页上, 却发现 ssh 出了问题。 一星期前 Apache server 也出过奇怪的故障, 一个 config 文件竟莫明其妙地多出一个字母。 老板怀疑是机器的 memory 有问题。

2002.11.5 星期二

忽然想起很久以前考虑过的一个问题: 数论中的那些著名猜想是否必须要在自然数域之外才能解决? 像 Fermat 大定理和 Goldbach 猜想这样的命题原本是自然数域内的命题, 人们在试图证明它们时却用到了解析数论中大量的自然数域之外的工具。 假如这种工具的应用是原则上必须的, 这对自然数系统的完备性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人们常常把数学看成一个整体, 在证明一个数学命题时随心所欲地运用各分支领域中的技巧。 但从纯数学的角度看, 许多数学分支本身都是一个公理化体系, 彼此在逻辑上是独立的 (一个体系包含另一个体系的情形除外), 一个公理化体系中的命题照说是不可以用其它公理化体系中的命题来证明的。 如果允许那样的证明, 那么被证明的命题究竟应该算是属于哪一个体系中的命题呢?

2002.11.7 星期四

下午下载并试用了一下 UMSS — Universal Math Style Sheet (其实是 XSLT transformation),可惜效果不佳。 发现的问题主要有这样几个:1. UMSS 必须与使用它们的 MathML 文件放在同一目录下, 否则 IE (所用版本为 5.5) 会出错, 因此不同目录中的文件无法共用 UMSS; 2. 用 UMSS 生成的文件是白色背景黑色文字的, MathML 中的 mathbackground 和 mathcolor 均被忽略; 3. 无法与其它 CSS 共存 (这一点还待更多检验)。

晚上恢复了已经 shutdown 两天的 web server。 两天前老板试图更换 web server 的内存, 结果造成系统崩溃。 现在更换了一台机器, 操作系统也由 Mandrake 换成了 SuSE。

2002.11.13 星期三

今天早上收到一些读者的 email, 说有人在复旦等地的 BBS 网站上 post 了我的网址及部分大学日记。 收到的 email 中也有问我为什么要离开物理的, 这个问题我一直打算写, 却始终没有动笔写, 真是岁月磨人。

2002.11.18 星期一

下午安装了最新版本的 Latex2Html (version 2002-2-1, 1.70), 并花了一些时间试验。 Latex2Html 是除 MathML 外又一种在 Web 上发表学术文章的方法, 它可以将数学公式变为图形文件。 遗憾的是所产生的图形的背景不是白色便是透明, 图形本身则是黑色, 显然不适合我的主页 (目前背景为黑色)。 我用了许多方法试图改变图形的颜色, 均不成功, 也许只有修改产生图形的 perl 源程序才行。

2002.12.3 星期二

读了 Mark Srednicki 的 "Axion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hep-th/0210172)。 说实在的, Axion 这一概念在普通场论中似乎不能算是对 Strong U(1) 问题的令人满意的解释。 因为在 Strong U(1) 问题中想要解释的是为什么所谓的 θ-参数如此微小 (θ < 10-9)。 而 Axion 模型别的不说, 引进了一个数值在 1010 GeV 甚至更高的质量参数 (对应于 10-2 eV 或更小的 Axion 质量)。 我觉得在 QCD 中引入这样的质量参数, 其 fine-tuning 程度并不亚于 θ < 10-9 本身。

不过从 String 理论的角度看, Axion 模型倒是有一定由来的, 因为在低能下, String 理论自动包含了 Axion。 事实上不仅 Axion, 普通场论中许多人为引进的粒子 (比如 Dilaton) 都可以在 String 理论中找到对应。 String 理论就像一个粒子百宝箱, 谁都能在里面找到想要的东西。

2002.12.5 星期四

昨天还在一封 email 中说天气虽冷却可惜没有下雪, 不想今天一早就飘起了雪花。

这几天在慢慢地读 S. Carlip 的 "Quantum Gravity: a Progress Report" (gr-qc/0108040, published in Rept. Prog. Phys. 64, 885, 2002)。 Carlip 提到, 非相对论性量子力学与 Newton 引力耦合的情形, 即 (Planck 常数和质量均取为 1):

i∂t = —½∇2Ψ + VΨ    and    ∇2V = 4πG|Ψ|²

给出的是非线性 Schrödinger 方程, 从而破坏了量子力学的线性叠加原理。 这一点在把 Newton 引力换成广义相对论后也成立。 Carlip 认为这表明经典引力理论和量子理论是不能同时作为基础理论的, 至少两者之一需要修改, 而量子引力理论就是修改方案中的一种。

初看起来同样的论证也适用于电磁理论 (只要把普通粒子换成带电粒子)。 但区别在于, 对于电磁理论我们有一个完全量子化的理论: 量子电动力学, 而非量子力学与经典电磁场的耦合 (后者——若如前面那样处理——的确也会破坏线性叠加原理)。 在量子电动力学中场量不是状态, 而是算符, 它们可以不满足线性叠加原理 (线性叠加原理要求的是算符为线性算符, 而非算符满足线性方程)。 而量子电动力学中的 (二次量子化后的) 状态本身仍满足线性叠加原理 (S 矩阵仍是线性的)。 只有量子场和以量子场为源的经典场相耦合的体系 (这种体系通常包含平均场) 才会真正破坏线性叠加原理。

2002.12.11 星期三

这些天继续读有关量子引力的文章。

量子引力理论所涉及的量子化方法之多, 所遭遇的困难之深, 都是罕有的。 我觉得量子引力所面临的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很基本的事实: 那就是人们其实从来也不曾真正无歧义地理解过对场论 (尤其是有约束的场论) 进行量子化的步骤和含义。 在更深的层次上, 我觉得 David Wallace 在 "The Quantization of Gravity — an Introduction" (gr-qc/0004005) 中表述的一个观点很有道理。 Wallace 写道:

Clearly there is something unsatisfactory about the whole notion of quantization. Presumably, the quantum theory is more fundamental and we should begin from a quantum theory and then "classicalize" it.

确实, 在一个以量子特性为本质的世界中, 以经典理论为出发点进行量子化也许是一种 “先天不足” 的理论方法。 这种方法是对理论体系自然结构的一种逆转, 就好比是要从 Newton 引力理论出发来 “推导” 广义相对论, 结果——正如几十种以 Newton 引力为极限的引力理论的存在所表明的那样——往往是有歧义的。 Wallace 的文章也提到了类似于我在 1992 年 12 月 11-13 日的日记中讨论过的对量子场论的理解。

2002.12.18 星期三

今天具体尝试了将 MathML 用在我主页上的可行性。 结果发现即使在 Mozilla (所用版本为 1.0) 上也还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背景颜色, 二是 JavaScript。 为了使浏览器能正确识别 MathML,除 DOCTYPE declaration 外, 含有 MathML 的文件还必须以 XHTML 或 XML 作为文件名后缀 (否则 MathML 将被显示为 plain text), 而 Mozilla 在显示这些 XHTML 或 XML 时却很奇怪地只把背景颜色 (或背景图案) 显示在一个刚好能包含文件内容的矩形区域内, 区域外的背景仍为白色。 至于 JavaScript,嵌在 <script> 和 </script> 之间的 script 被忽略了。 这两个问题和 MathML 未必有直接关系, 我发现把任何一个符合 XHTML 规范的 HTML 文件后缀名改为 XHTML 都将出现同样的问题。 我的感觉是对 XHTML 或 XML 文件背景颜色的处理像是一个 bug, 造成 JavaScript 问题的原因目前我还不清楚。

此外也再次试验了 UMSS,结果发现 11 月 7 日 所说的 UMSS 不能与 CSS 共存是错误的, 我已经让带简单 MathML 的 XHTML 和 XML 文件使用了我的 CSS,效果很正常。 因此公式的颜色问题算是解决了。 不过同时发现一个新问题: 嵌在 <script> 和 </script> 之间的 script 会导致错误。

2002.12.19 星期四

今早就昨天发现的问题与 Mozilla Project 的成员们进行了联系。 他们的反应极快, 讨论至晚上问题已经解决。

几个关键之处在于: 1. body {background-color:#000000;} (或 background-image) 在 XHTML 中只影响 body——即文件内容——的背景 (从字面上讲其实本该如此, 只不过在 HTML 下 body 的背景会自动外推为整个 html 的背景——除非后者明确指定了不同的背景), 把 CSS 由 body 换到 html 上, 背景问题就解决了。 2. 嵌在 <script> 和 </script> 之间的 script 被忽略碰巧是由于我所用的 document.write 已经不被 Mozilla 在 XHTML/XML 下所支持。 把它换成 JavaScript DOM functions, 诸如 createElement 等, 问题就可得到解决。 看来 Mozilla 对于 .xhtml 和 .xml 文件的格式要求远比对 .html 文件来得严格。

不过 JavaScript DOM functions 并不能解决昨天所说的 UMSS 问题 (即仍导致错误)。

>> 整理说明 | 二〇〇三年日记

相关链接

站长往年同日 (11 月 2 日) 发表的作品

  • 2014-11-02: 大数据的陷阱
  • 2009-11-02: 纤维里的光和电路中的影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 2020-07-31: 微言小义 (2020.07)
  • 2020-06-30: 微言小义 (2020.06)
  • 2020-06-21: 二〇〇七年日记
  • 2020-06-05: Lorenz 规范简史
  • 2020-05-31: 微言小义 (2020.05)